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股市冷思考|曾經的場外配資“名角”恒生網絡命運幾何?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一良|杭州 報道

7月以來,滬指突破3000點大關,市場做多情緒被點燃,兩市日成交額連續超萬億元。

每當股市出現行情,各種違法違規的場外配資平臺就會活躍起來。不過,監管部門這次走在了場外配資平臺的前面。

5月下旬開始,北京、四川、天津、上海、福建、青島等地證監局連續公示、查處上百家場外配資平臺。

打擊場外配資,監管從未手軟。其中,監管部門查處杭州恒生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恒生網絡”)非法經營證券業務一案,被業內認為是典型案例之一。

6月24日,恒生電子(600570.SH)發布了一則《關于控股子公司申請破產清算的進展公告》,稱公司子公司杭州駱峰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駱峰網絡”)于6月23日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裁定書》顯示,法院認為駱峰網絡破產主體適格、破產原因具備,依照相關規定,法院裁定受理駱峰網絡的破產清算申請。

2020年6月24日,駱峰網絡向法院指定管理人浙江凱麥律師事務所辦理了相關移交手續,已被管理人接管。

在國內配資市場上,談起駱峰網絡,可謂寂寂無名,但提及恒生網絡,則是無人不曉。

而這個“駱峰網絡”正是更名之后的“恒生網絡”。

2015年9月,恒生網絡因場外配資違法,遭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被沒收違法所得1.32億元,并處以3.98億元巨額罰款,在同期遭處罰的企業和機構中,恒生網絡的罰沒金額高居榜首。

由于恒生網絡研發的HOMS交易系統在當時場外配資領域影響巨大,累計交易金額以千億計,因此,在2015年,恒生網絡一度被市場戲稱為“場外配資主角”。

1

涉場外配資,肆意規避監管

2015年,A股迎來一波牛市行情,滬指一度突破5000點。

然而,6月中旬開始,A股市場波動性明顯加大,10個交易日之內,滬指跌幅超20%。2015年6月19日、26日及29日更是3次出現“千股跌停”。

對于此輪牛市,有人稱之為“資金牛”,也有人稱其為“杠桿牛”:場外配資等方式增加了市場的資金供給,加速了市場上漲幅度,而市場下跌時的強制平倉也加大了下跌勢能。

場外配資,一般是指配資公司將證券賬戶和資金借給投資者用于證券交易,并收取利息的行為。

2015年6月30日,中國證券業協會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時表示,部分場外配資活動對證券公司信息系統安全帶來較大風險,涉嫌違反賬戶實名制、禁止出借證券賬戶等相關規定。

當時,HOMS系統在場外配資市場上被廣泛運用。

據恒生電子公告,HOMS是一個為私募基金開發的技術工具。恒生電子于2012年5月正式上線HOMS系統,其目的是為適應陽光私募等中小資產管理機構提升投資交易管理和風險控制能力的需要。

HOMS系統具有的開立證券交易子賬戶、接受證券交易委托、查詢證券交易信息、進行證券和資金交易結算清算等功能具有證券業務屬性。通過該系統,投資者不在證券公司開戶即可進行證券交易。

杭州場外配資從業人士王強(化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HOMS系統可以將一個證券賬戶下的資金分配成若干獨立的小單元進行單獨交易和核算,業內稱其為傘形分倉功能,也就是股民常說的“拖拉機賬戶”。再結合虛擬賬戶、交易者身份隱匿、交易行為不易被監管等特點,能夠較好滿足場外違法配資公司需求,因此大量場外違法配資公司依托HOMS系統與券商合作,以委托資金管理等名義提供杠桿交易,繞過金融監管,使資金獲得幾倍的杠桿進入股市。

“HOMS系統是為陽光私募設計的,但卻被配資公司廣泛應用,主要在于這個系統太適合應用在配資領域了,對于場外配資公司來說,通過這套系統進行交易可以避開實名開戶程序,降低場外配資經營風險,系統里還有針對交易信息的‘閱后即焚’功能,監管無法核查交易數據。”王強說,HOMS系統為了搶占配資市場,還組織團隊針對配資市場需求進行研發,推出專門版本供配資客戶使用,賬戶極易獲得,但需按交易量繳納一定費用。

“當時恒生針對HOMS系統做了很多廣告,只要打個電話就能聯系上恒生的銷售人員,交了錢就能拿到賬戶,但要根據交易量萬分之一左右的比例給公司費用。”王強說。

王強介紹,2015年,在民間資本充裕的杭州,部分P2P企業在發現HOMS系統的風控優勢后,也基于HOMS系統推出了大量配資業務。

王強認為,恒生網絡的HOMS系統所具有的功能在技術上并不復雜,這套系統之所以能夠在配資行業內廣泛應用,或許和恒生電子長期涉及金融、證券領域的軟件開發有關。

“恒生電子在券商的核心交易系統,包括銀行的綜合理財系統方面有一定研發經驗,很多券商、金融機構的IT系統都是恒生做的,所以它做的HOMS系統能夠把配資公司的需求和券商系統很好地銜接在一起,券商也比較信任恒生,這是恒生的優勢。”王強說。

遭立案調查,罰沒總額近4.4億元

2015年,隨著牛市行情的來臨,恒生網絡大賺一筆,但同樣隨著股市大跌,恒生網絡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由于股市暴跌時大量配資賬戶遭平倉,HOMS系統一時間被指為股市暴跌“元兇”。

2015年7月12日,中國證監會發布《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出手打擊違規配資。

《意見》要求,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應當嚴格落實證券賬戶實名制,嚴禁賬戶持有人通過證券賬戶下設子賬戶、分賬戶、虛擬賬戶等方式違規進行證券交易等。

7月13日,中國證監會組織稽查執法力量赴恒生電子杭州辦公大廈,約談多位高管,負責HOMS系統的相關高管是重點約談對象。

7月16日,恒生電子公告稱,中國證監會發布實施《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后,公司迅速安排控股子公司恒生網絡落地各項具體措施,一是關閉HOMS系統任何賬戶開立功能,二是關閉HOMS系統現有零資產賬戶的所有功能,三是通知所有客戶,不得再對現有賬戶增資。

其實,當年7月初,已有多家券商切斷配資公司通過HOMS系統連接到證券公司的端口。

而對于市場指責HOMS系統是“引發股市震蕩主力”,恒生電子矢口否認。

公司發布的《HOMS平倉交易情況說明》顯示,從2015年6月15日到7月10日,滬深兩市單邊交易總量約為28.86萬億元,而同一時期HOMS總平倉金額為301億元,占兩市單邊總交易比為0.104%。

恒生電子認為,這一數據可以證明,“HOMS系統被稱作引發股市震蕩主力的說法是不客觀,也是非理性的。 ”

對此,杭州當地券商從業人士方斌(化名)認為,從恒生電子披露的平倉金額數據來說,HOMS系統總平倉金額在兩市單邊總交易額里占比確實不高,但從監管部門事后罰沒的非法所得金額來看,HOMS系統在市場中的影響確實很大。

“恒生網絡會按客戶證券交易量的一定比例收取費用,一般是萬分之零點五到萬分之一點五,而監管部門最終確認沒收的非法所得達到1.09億元,這個收入如果扣除軟件銷售等非法收入,再以交易收費比例進行倒推,依托HOMS系統實現的累計交易金額至少是千億級別的,有市場甚至認為在3000億至4000億元以上。”方斌說。

違法事實已經發生,恒生網絡很快遭立案調查。

2015年8月18日,恒生電子公告稱,子公司恒生網絡近日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恒生網絡涉嫌違反證券、期貨法律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恒生網絡進行立案調查。

9月2日,證監會發布對恒生網絡的最終核查結果公告。公告稱,恒生網絡開發運營的HOMS系統,包含子賬戶開立,提供委托交易、存儲、查詢、清算等多種證券業務屬性的功能。恒生網絡明知客戶經營方式,仍向不具有經營證券業務資質的客戶銷售該系統,提供相關服務,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時任恒生網絡董事長劉曙峰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總經理官曉嵐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證監會進而對恒生網絡開出巨額罰單。

2016年12月13日,恒生網絡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被“沒收違法所得 1.09億元,并處以 3.29億元罰款”。

破產清算或是最好結果

恒生網絡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咨詢和服務,以承接服務外包方式從事系統應用管理和維護等,HOMS系統是其核心產品之一。

核心產品被叫停,同時面臨巨額罰單,恒生網絡隨即陷入停擺狀態。

2017年至2019年,恒生網絡的凈利潤分別為-373.99萬元、-125.87萬元、-185.6萬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恒生網絡賬面凈資產為-4.24億元。

那么,總共近4.4億元的罰沒款項,恒生網絡又繳納了多少?

2019年11月19日,恒生電子披露的關于恒生網絡所涉處罰事宜進展公告顯示,恒生網絡實際繳納的罰沒款項僅為2529.74萬元,尚未繳納余額為4.14億元。

公告同時表示,恒生網絡部分銀行賬戶已被凍結,公司已無法正常持續運營,處于凈資產不足以償付罰沒款的狀態。

由于始終未足額繳納罰沒款項,2019 年 11月 18 日,恒生網絡還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失信決定書及限制消費令,公司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被下達了限制消費令。

對于恒生網絡的控股母公司恒生電子而言,破產清算,或是這家已失去核心競爭力的子公司最好的出路。

“市場曾經猜測,恒生網絡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直接破產清算,另外一條就是由恒生電子代繳罰款。”方斌說。

恒生電子是一家國內領先的金融科技產品與服務提供商,聚焦金融行業,主要面向證券、期貨、公募、信托、保險、私募、銀行與產業、交易所等金融行業提供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恒生電子上市于2013年,注冊資本超10億元,市值超千億元。公司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年度營收達38.72億元,實現凈利潤14.16億元,可謂“實力不凡”。

恒生電子完全有能力為恒生網絡繳納上述罰單,但其顯然選擇了放棄。

方斌認為,問題的原由或在于恒生網絡的核心產品觸犯監管紅線,暫無合適的應用場景,目前環境下已無為其代繳罰款“續命”的必要。

近年來,監管可謂三令五申禁止場外配資業務,HOMS等相關配資軟件失去市場。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下稱《紀要》)?!都o要》認為,場外配資業務主要是指一些P2P公司或者私募類配資公司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搭建起游離于監管體系之外的融資業務平臺,將資金融出方、資金融入方即用資人和券商營業部三方連接起來,配資公司利用計算機軟件系統的二級分倉功能將其自有資金或者以較低成本融入的資金出借給用資人,賺取利息收入的行為。

《紀要》指出,除依法取得融資融券資格的證券公司與客戶開展的融資融券業務外,對其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與用資人的場外配資合同,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相關規定,認定為無效。

“恒生網絡是有限責任公司,可以依據《公司法》承擔有限責任,破產清算可能是它最好的結果,當務之急是如何盡可能減少它的破產對恒生電子產生不利的影響。”方斌說。

方斌推測,恒生網絡改名之舉,可能也是為了減少其破產對恒生電子母公司的影響。

天眼查數據顯示,4月20日,杭州恒生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企業名稱變更為杭州駱峰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面對數億元的罰金,踩了監管紅線的恒生網絡“資不抵債”,無奈選擇破產清算,這對于眾多場外配資平臺可謂前車之鑒。

責編:周琦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封顶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