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坐牢像住賓館、有領導親自去監獄探望、7次違規減刑,黑老大背后有多“黑”?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訊 據央視新聞7月5日消息,這兩年,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交出一份不錯的成績單,辦理了一批重大涉黑涉惡大案要案,不少為害一方的涉黑涉惡團伙和“保護傘”被繩之以法。2019年底,山西對一起重大涉黑涉惡案件進行了宣判。從中人們可以了解到黑惡勢力是如何一步步做大的。

2019年12月30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任愛軍等24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公開開庭進行宣判。

任愛軍綽號小四毛,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是太原乃至山西有名的黑惡勢力。

任愛軍曾兩次入獄:1994年,因犯流氓罪、故意傷害罪、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2002年,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被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因為減刑,任愛軍提前出獄。出獄后,任愛軍深知打打殺殺已經行不通,他選擇了更隱蔽的方式,開起了公司。

山西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一大隊一中隊副中隊長楊峰說:“公司沒有實際的經營,在公司的員工基本上都是他的獄友或者兩勞釋放人員,他以公司做外殼來糾集處理社會上的一些事情。”

任愛軍出獄后3個月,太原普國汽配城和珍錦隆石材城兩家單位因為20畝地的土地經營權發生糾紛,其中一方找到了任愛軍,想借他的勢力解決糾紛。

在任愛軍手下的威脅下,石材城負責人被迫同意調解。借著這個事件,任愛軍重振惡名,一些商人主動找上門討好,想利用任愛軍獲取更多的社會資源。其間,一名商人曾給任愛軍介紹投資一個礦產項目,結果投資失敗,任愛軍覺得自己被對方騙了。

山西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一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秦崗說:“任愛軍有一個司機。任愛軍就說,‘那你敢不敢把他的腿打斷?’當天晚上回到公司以后,他的司機就找了一個借口,拿上來一個汽車的修理工具,朝這個被害人腿上連擊數下,導致被害人骨折。”

2015年,任愛軍占用晉祠機動車清洗中心院內的一幢別墅,其間欠繳電費10多萬,清洗中心的負責人王某多次向任愛軍催要后給別墅斷了電。像王某這樣敢公然對抗的不多見,在樓道里對王某進行撕扯后,張某等人又把王某拖拽到辦公室進行了毆打,即便如此,任愛軍依然不罷手,又叫手下圍堵王某。

幾年間,任愛軍多次指使手下尋釁滋事、強迫交易、非法侵入住宅,獲取巨額經濟利益,同時也給當地百姓造成極大的恐慌。2018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太原警方將任愛軍及其團伙列為重點偵破對象。出獄后的任愛軍干起壞事來更加隱蔽,盡量不給警方留下把柄,這給辦案增加了難度。

由于此案性質惡劣,由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經各方調查取證,警方最終坐實任愛軍組織領導黑社會的證據。2018年2月,警方對任愛軍等犯罪嫌疑人實施抓捕。

為防止該黑社會組織死灰復燃,專案組這次對其進行了打財斷血。任愛軍曾在1994年和2002年兩次被判刑,其中2002年被判處無期徒刑,而任愛軍卻能在僅服刑10年2個月后出獄繼續作惡。他為什么會如此神通廣大呢?在案件審理的過程中,坊間針對他提前出獄的一些議論引起了專案組的注意。

山西省紀委監委介入調查后發現,任愛軍背后的關系網十分復雜,涉及到公檢法、監獄部門的多名公職人員,人數之多出乎意料。而有些黑惡勢力之所以越打越黑、長時間存在是因為他們有著很深的關系網和“保護傘”。為了把黑惡勢力連根拔起,這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打黑的同時對其背后的“保護傘”也一同打擊。

由于案件年代久遠,很多證據已經損毀缺失,加上偵查對象很強的反偵察能力,專案組決定以任愛軍在獄中的歷次立功和減刑作為突破口進行調查。

任愛軍服刑期間,申請減刑的方式有兩種:監獄改造獲取積分和重大立功。2002年入獄到2013年出獄,任愛軍有4次常規減刑和兩個重大立功的記錄,已經把減刑用到極致。

任愛軍當年雖然入獄,但他在獄外的勢力并沒有停止活動,在獄外為他拼命奔走的,主要是他的律師郝某和前妻張某。

經多方關照,任愛軍在監獄里的積分多到用不完,但他在監獄里的表現卻十分惡劣。在汾陽監獄服刑期間,任愛軍充當牢頭獄霸,酒后無故毆打同監獄服刑人員王某。因為監獄處理不公,王某自焚,全身燒傷90%。事件發生后,任愛軍不僅沒有受到懲罰,還借此調換到晉中監獄,并提交了減刑申請,最終刑期由無期減為18年。按照當時的規定,涉黑涉惡的重刑犯要不斷更換監獄關押,這也被任愛軍作為減刑的節點充分利用,逢換必減。

常規減刑不到周期,任愛軍就申請重大立功。2011年,任愛軍檢舉了一起獄外命案。

山西省紀委監委“5·17”專案組成員張建文說:“這個命案在2004年、2007年,同監獄的犯人早就檢舉過這個事情,到了小四毛舉報的時候,就把這個材料轉給公安去了。”

別人已經舉報過的事又成了任愛軍重大立功減刑的理由,由此監獄報請為他減刑2年6個月,任愛軍卻并不滿意。

當時的臨汾中院審監庭副庭長邢銳,為了達到任愛軍頂格減刑的目的,他為任愛軍操作花錢買減刑,讓任愛軍交30萬財產刑罰金,把減刑上調到了3年。

打的招呼越來越多,為任愛軍服務的公職人員圈子也越來越大,有些領導甚至到監獄里探望任愛軍。任愛軍到了曲沃監獄時,他在牢內的狀況讓專案組成員感到驚訝。

山西省紀委監委“5·17”專案組成員薛建業說:“他在監獄里開單間、設小灶、用冰箱、用電腦,他的人隨時來看他,并且還專門有儲存東西的倉庫。他去了那兒相當于住賓館,別人都是他的服務員。”

當時曲沃監獄的看守大隊大隊長裴軍亮,為任愛軍創造了特殊的監獄環境,在任愛軍出獄后,裴軍亮還多次上門探望。

按理說,減刑的程序復雜,涉及到的部門從監獄到檢察院再到法院,哪一個環節查到問題都不可能減刑成功。然而在運作的過程中,任愛軍的勢力滲透到了各個環節,最終促成7次違法違規減刑的發生。

破網打傘,對涉黑涉惡案件一律深挖腐敗問題,一查到底,是這次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堅持的原則。

2019年,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了一大批像任愛軍案這樣的涉黑涉惡重大案件。對一些重大案件,全國掃黑辦組建了重大案件督辦組特派督導,督辦了孫小果案、湖南操場埋尸案、黑龍江哈爾濱呼蘭區四大家族案等重大案件。

2019年,全國掃黑除惡保持著強大聲勢,全年共打掉涉黑組織1686個,同比增長32%,打掉涉惡犯罪集團4618個,涉惡犯罪團伙13757個,繳獲槍支1683支。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2786億余元,同比增長394%。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37855件,同比增長172%,處理47579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32354人,移送司法機關4938人。

中央政法委綜治督導局一級巡視員李延華說:“全國掃黑辦開通了12337舉報平臺,讓老百姓通過手機,就可以把身邊涉黑涉惡的腐敗案件直接向全國掃黑辦進行舉報。全國掃黑辦還制定出臺了8項法律政策文件,指導各地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案件辦理過程中,給他們解決一些具體問題,在司法量刑上面達到一個統一的效果。在2020年我們要緊盯法律案件把它辦成鐵案,經得起歷史和法律的檢驗。”

2019年,全國刑事立案下降4.1%,八類嚴重暴力案件下降10.3%,涉槍案件下降34.6%……這樣的一些數據,印證著掃黑除惡的階段性成果,表明著社會治安環境的明顯改善,更見證著平安中國的堅實步伐。今年是實現掃黑除惡專項斗爭3年為期目標的決勝之年,盯住重點行業和領域,清除存量,遏制增量,堅持“打傘”“破網”“斷血”齊頭并進,打建并舉,掃黑除惡才能不斷向縱深推進,才能除惡務盡。

編輯:賈璇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封顶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