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王振華猥褻女童案沖擊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對猥褻罪的規定,對王振華的判決已是“頂格處理”。但從公眾的反應看,此案的爭議并未結束,“應認定為猥褻罪還是強奸罪”,是否屬于情節特別嚴重應從重判決,代理律師是否有違職業操守等等,都成為此案熱議的話題。

編者按:

2019年7月1日,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王振華涉嫌猥褻9歲女童,震驚全國。

2020年6月16日,上海市普陀區法院對王振華涉嫌猥褻兒童案進行不公開審理,一審判處5年有期徒刑。

基于樸素的正義觀,大多數公眾認為,5年的判罰過輕了;而另一方面,王振華拒不認罪及其辯護律師陳有西為其所做的“無罪辯護”也強烈刺激了公眾,引發輿論洶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對猥褻罪的規定,對王振華的判決已是“頂格處理”。但從公眾的反應看,此案的爭議并未結束,“應認定為猥褻罪還是強奸罪”,是否屬于情節特別嚴重應從重判決,代理律師是否有違職業操守等等,都成為此案熱議的話題。

30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宋杰 | 上海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2期)


王振華一審被判5年

雙方都不服;公眾普遍認為判太輕了

6月16日的上海,黃梅雨季,讓人喘不上氣來。

時隔11個月,新城控股原董事長、實際控制人王振華涉嫌猥褻兒童案在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依法不公開審理,庭審當日,共有兩位律師出庭為王振華辯護。有媒體報道稱,其中一位律師為王振華做無罪辯護。庭審分兩天進行,整個庭審過程歷時16小時。

6月17日,普陀區人民法院以猥褻兒童罪對被告人王振華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基于樸素的正義觀,大多數公眾認為,5年的判罰過輕了。另一方面,王振華拒不認罪及其辯護律師為其所做的“無罪辯護”也強烈刺激了公眾,引發輿論洶涌。

該案審判長公開解釋:

“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是否有性器官的接觸是區分強奸罪(包括奸淫幼女)與猥褻兒童罪的關鍵。本案中,被害人的陳述、司法鑒定意見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證明了被告人王振華對被害人實施了猥褻行為,但與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觸。相關司法鑒定意見佐證了該事實。故王振華的行為系猥褻行為而非強奸行為。”

“被告人王振華對不滿12周歲的被害人實施猥褻行為并造成被害人輕傷二級的嚴重后果,依法應從重處罰;被告人王振華到案后及庭審中拒不供認其猥褻的犯罪事實,可酌情從重處罰。綜合考量本案對被害人身心造成的傷害和影響及社會危害程度,在公訴機關建議的4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內,依法對被告人王振華從重判處有期徒刑5年。”

就在判決次日,王振華的辯護律師之一陳有西通過自媒體發布了一篇關于該案的8點聲明。陳有西認為,法院是“從重判決”,“王振華已提起上訴,請求二審判決無罪”。陳有西在聲明中列舉了王振華無罪的理由,甚至還稱“上海的鑒定機構違反全國人大規定,沒有對外鑒定資格”。

聲明發布后,引來輿論幾乎一邊倒的質疑。該案受害女童代理人、上海律協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業務委員會主任、上海華夏匯鴻律師事務所主任計時俊針對陳有西的聲明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表示,希望推動上級檢察機關對該案抗訴,讓王振華獲得5年以上、最高15年的刑期。

一審時法庭上“死磕”16小時后,雙方在法庭之外繼續辯論,依舊火藥味十足。

31

王振華為什么拒不認罪?

陳有西在聲明中稱:“王振華進出房間前后時間只有13分鐘,有酒店錄像證據。有效可能作案時間5分鐘。他從無戀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圍偵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他堅稱自己沒有猥褻本案女孩。”

計時俊公開“懟”道:

“陳有西在庭審時表示,5分鐘內不會對女孩做那么大的傷害。我反問他,‘猥褻罪有法定時間嗎?你認為猥褻時間需要多少時間?用手指侵害女孩陰道,需要幾分鐘嗎?’”

“在警方的筆錄上,第一次,王振華說,他根本沒碰過這個女孩;第二次,他說他抱過這個女孩;第三次,他又說他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又承認自己親吻了女孩的臉,然后把這個女孩抱到大腿上了。警方曾反問他,你以前不是說自己沒動過這個女孩嗎?”

據計時俊向媒體透露,在庭審上和筆錄中,該案的另一被告人周燕芬稱自己曾長期給王振華提供女性,不過以前都是成年女性,這次她以為是“王總的口味變了”。在該案中,9歲女孩遭王振華侵犯后,王振華就給周燕芬轉了10萬元,這是起訴書上承認的事實。

該案審判長表示,根據公訴機關的指控,被告人王振華、周燕芬經過事先預謀,由周燕芬制造條件,王振華對被害人實施了猥褻行為,相關事實有被害人陳述、鑒定意見、證人證言和監控視頻等證據予以證實,證據能夠形成完整的證據鎖鏈。被告人王振華、周燕芬的行為符合法律規定的猥褻兒童罪的全部犯罪構成要件,所以,二人構成猥褻兒童罪的共同犯罪。

京滬兩地司法鑒定結論迥異?上海鑒定機構違法?

鑒定機構出具的司法鑒定書是本案定罪的核心。

如上所述,該案審判長解釋:“本案中,被害人的陳述、司法鑒定意見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證明了被告人王振華對被害人實施了猥褻行為,但與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觸。相關司法鑒定意見佐證了該事實。”

不過,致力于“無罪辯護”的陳有西在聲明中對給女童做司法鑒定的上海機構提出了質疑。他說:“北京的兩家司法鑒定機構,七位國內權威的法醫專家、婦科專家、DNA專家,對上海的門診記錄和司法鑒定意見,進行了書證審查和專家論證,得出了相反的結論,不支持上海鑒定當中所說的被害人新鮮傷痕、陰道撕裂傷、二級輕傷的結論。且上海的鑒定機構,違反了全國人大的規定,沒有對外鑒定資格。”

計時俊反駁道:“上海這家司法鑒定機構隸屬于司法部,如果他連司法部的鑒定機構都懷疑,那上海還有什么鑒定機構?”

辯護律師要求恢復王振華所有榮譽?

計時俊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王的律師要求法庭對王振華做無罪釋放,還表示要恢復王的上海市政協委員、全國勞動勞模等所有榮譽。也就是說,若無罪,陳有西和李肖霖要為王振華平反。

但陳有西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是謠言,我們兩個(辯護律師)在法庭上從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因堅持為王振華做“無罪辯護”,陳有西深陷輿論的風口浪尖。

網傳陳有西該案收取的律師費高達千萬之多,他回應說:“我拿10萬還是20萬跟案件有什么關系?”

陳有西在聲明中表示:“如果網絡上報道的,引申的,猜測的,透露的案情是真實的,我也會和所有網民一樣,痛恨嫌疑人,不會為他做辯護人。”

而據媒體報道稱,王振華最開始聘請的是其他律師,王振華要求做無罪辯護,但那位律師認為不能做無罪辯護,因此退出了。


記者手記

如果王振華猥褻兒童罪發生在美國,他會被判100年

根據我國現行法律規定,5年的判決,對王振華已是頂格從重量刑。但在公眾心中的基于樸素正義的天平上,還是認為判得太輕。

王振華對未成年人猥褻的獸行千夫所指,加之辯方律師一直用力在做“無罪辯護”,不少網民留言暗諷道:“無罪?他帶幼女來開房是叮囑她寫作業?”

是啊,王振華,你為什么在酒店房間里單獨見一個9歲的陌生女童?這是你第幾次?這是輿論的普遍質疑。

當然,輿論的歸輿論,法律的歸法律。法庭判決的唯一依據只能是法律。

但很多專業人士也“忍不住”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儲殷在微博上評論道:“目前5年的結果,是恥辱!”

還有律師對陳有西律師的聲明“批改作業”后發現了32處語法錯誤以及3處法律常識錯誤。

“批改作業”的背后是什么?是民意。

斯偉江律師在《王振華的清談和律師的良心》一文中寫道:“律師要謹慎替當事人背書,你可以說‘案卷中,并無王振華有戀童癖和性虐待取向的證據’,但最好不要說‘王振華從無戀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因為,根據蟑螂理論,廚房里出現一只蟑螂,很可能有十幾個蟑螂。只不過,現在沒發現而已。對一個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比川普(編者注:王振華的財富排名已超過了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還有錢一點的人,其社會經驗和反偵查經驗,以及其社會生存能力,顯然不是一般的強。再說,猥褻幼女的事情,一般受害人也不愿意自動來報案,畢竟還存在一個孩子的名譽問題。蟑螂理論,是有合理生活經驗做依托的。”

有一位刑警和《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聊起了上海多年前的一起類似案件。一名法籍小學生在上海報案稱多次被該校美籍英語教師猥褻, FBI派員代表美國政府來滬協商,在得知我國這種情況最高判15年后,他們表示刑期結束當天就會來人把該教師押回美國審判,因為美國法院要判他100多年。

“這個罪在西方國家是一個不得了的重罪,犯錯一次沒有改正機會和殺人一樣直接就完蛋了!”這位刑警說。 

2011年,反映性侵兒童犯罪的韓國電影《熔爐》上映第37天,韓國國會以207票通過、1票棄權壓倒性通過“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爐法”。

熔爐法規定:性侵女身障者、不滿13歲幼童,最重可處無期徒刑;廢除公訴期。加害者如任職于社會福利機構或特殊教育單位可加重處罰,新法于2012年7月實施。

《熔爐》里面有句很深刻的臺詞:我們一路奮斗,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無論如何,資本不能成為罪惡的保護傘,更不能買走業者的良心。

 

王振華被捕一年,家族財富卻暴增88%

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王振華猥褻兒童罪一審判決后,引發的巨大爭議仍在持續。

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以猥褻兒童罪判處被告人王振華有期徒刑5年。

在此之前,6月初,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印發決定,撤銷王振華“全國勞動模范”稱號,收回獎章、證書等,停止其因獲得該榮譽而享有的有關待遇,并追繳其所獲獎金等物質獎勵。

令人意外的是,從資本市場表現來看,6月16日新城系旗下3家上市公司的股價并未受到王振華涉嫌猥褻兒童案一審開庭影響。截至6月16日收盤,新城控股、新城發展、新城悅服務分別較上日上漲1.67%、1.76%、3.66%。而就在6月17日下午,在普陀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后,新城控股尾盤沖高大漲3.73%,后回落。

獄中王振華財富暴漲88%,仍絕對掌控新城系

在2019年7月這起黑天鵝事件發生之后,新城發展閃崩20%以上,關聯A股新城控股(601155.SH)也直接跌停,“吃瓜群眾”都以為新城27年積累的品牌要玩完。

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據最新的一組數據顯示,被捕后的王振華財富依舊在不斷上漲,王振華父子財富較“事發”前漲了88%。

2020年5月12日,王振華王曉松父子以491.2億元財富名列《2020年新財富500富人榜》第41位。而在《201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中,王振華王曉松父子以260.4億元財富居第66位。

此外,有公開資料顯示,今年4月至今,王振華先后4次增持新城發展股份。最近的一次是6月1日,王振華增持新城發展276萬股,每股作價7.3907港元,總金額約為2039.83萬港元。增持后,王振華最新持股數約為42.24億股,最新持股比例從67.97%升至68.02%,仍然有絕對掌控權。

為何王振華在羈押期間仍然能夠增持公司股份?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鞠秦儀律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指出,雖然王振華因涉嫌犯罪被批準逮捕限制了人身自由,但其參與經濟活動的權利并未被剝奪。在王振華被羈押期間,其授權的代表仍然可以按照其作出的指示或者履行職責基于自身的判斷來代表王振華進行資本市場的操作,以幫助王振華獲取相應的經濟利益。

由此,盡管身陷囹圄,但王振華依舊在股權層面實際控制著新城控股、新城發展和新城悅服務。

新城控股能否抹去王振華猥褻兒童案污點?

自王振華被捕后,其子王曉松“火線”接棒,臨危接班,采取一系列措施消除王振華猥褻兒童案輿情的負面影響、重塑品牌形象、鞏固現金流。

其中包括:對內,穩定軍心,2019年9月新城控股出臺了股權激勵計劃草案,拿出總股本1.21%的股權,激勵百名核心骨干員工;對外,緊急降低公司負債,賣資產、少拿地。

數據顯示,去年7月至9月,新城控股接連出售21個項目,回籠現金超百億。除了在7月有12宗新增土地之外,8月和10月的新增土儲均為0,9月也只拿下1宗土地。直到11月,拿地節奏才逐漸恢復。

今年1月中旬,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宣布,將新城發展、新城控股評級展望從“負面”調整至“穩定”。

今年3月,王曉松“交出”了接班后的第一份成績單:2019年新城控股實現銷售金額約2708.01億元,同比增長22.48%;旗下吾悅廣場租金及管理費收入增長至40.69億元,同比大幅上漲92.3%。

根據年報信息,2019年新城控股新增土地儲備共72幅,新增總建筑面積2508.47萬平方米,平均樓面地價僅2421元/平方米,其中商業綜合體項目新增1443.75萬平方米。截至2019年末,新城控股總土地儲備達到1.24億平方米,土儲充裕。

據華西證券研報,今年5月新城控股在上海、天津、南通、昆山、常州、包頭等地共獲取10 個新項目,新增計容建筑面積 221.9 萬平方米,同比下降44.5%,環比增長 16.8%;拿地總價 91.9 億元,同比下降25.1%,環比下降 38.6%;拿地總價占當月銷售金額的 41.0%,較上年同期下降 8.6個百分點,較上月同期下降 41.9個百分點,拿地力度有所降低。

華西證券認為,從能級分布來看,該公司在新增土儲中,一線、二線和三四線的面積占比分別為 4%、19%和 77%;從區域分布來看,公司新增土儲在長三角、京津冀和中西部面積占比分別為54%、18%、28%,持續加碼長三角。

今年5月19日舉行的新城控股年度股東大會上,王曉松曾復盤新城的發展經歷。他表示,成立27年的新城,第一個15年靠住宅增加銷售和利潤,第二個15年靠住宅和商業雙輪驅動,未來的15年利潤則來自商業管理。

克而瑞國際業務部總經理洪圣奇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分析,據新城控股母公司新城發展年報透露,新城已售未結轉金額達3600億,即使受到疫情影響,預計今年也將迎來交付的高峰。上半年營收和利潤都將有比較好的增長, 全年營收更存在翻倍的可能性。

“目前資本市場對于新城比較謹慎的原因在于,針對原董事長王振華的不確定性因素,去年底又因為該事件錯過了拿地的窗口,加上2017—2018年三四線城市拿地成本偏貴,對公司未來的毛利率和凈利潤都存在一定壓力。”洪圣奇分析認為,新城未來為了維持毛利率的平穩,在項目去化率和銷售增長上會做出一定的讓步。“在新董事長王曉松上任后,新城更著重項目的利潤體現,同時堅持雙輪驅動中長期規劃,把商業板塊打造為投資、經營、消費、價值一體化的平臺,相信公司未來會慢慢回到正軌。”

據洪圣奇稱,目前境外市場,企業發債的信用額度沒有放開,整體企業融資相對困難。新城擁有投資物業,每年的投資物業重估可以增厚公司的權益,對負債率有持續改善的作用,相較同等規模的純住宅開發商來說,融資也會更便宜。

記者注意到,猥褻案發生后,新城控股官網已經刪除了王振華的所有內容。

王振華本人間接持股的多家企業目前已呈注銷狀態。天眼查數據顯示,這其中包括江蘇新城地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第一分公司等。王振華擔任高管的多家企業也處于注銷狀態,但其仍擔任江蘇新城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有地產業內人士撰文建議說:“猥褻兒童案件平息后,新城有沒有可能破釜沉舟,徹底更換品牌?如當年方興變身金茂,融創脫胎于順馳,宋衛平藍城二次創業等。與其帶著一個有污點的故事負重前行,倒不如重新講一個1987年總裁,帶著千億企業走出絕境的創業篇章。”

35


2020年第12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0年第12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封顶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