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宏觀 > 正文

歷時3年多,行程10萬里 看,人民日報的扶貧大片!

人民日報社今天推出三集紀錄片《中國扶貧在路上》。歷時3年拍攝,行走46845公里,采集1326個扶貧故事,最終收錄11省21個扶貧案例,展開了中國扶貧工作波瀾壯闊的時代畫卷。

 

他的一封信

竟改變了一個村的命運

福建省寧德地區福鼎縣磻溪鎮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那里的百姓曾經過著衣難遮體、食不果腹的生活,貧窮還給他們帶來難以擺脫的精神痛苦。至上世紀80年代末,下山溪村年人均收入不足200元,整個赤溪村貧困率達90%以上,其所處的閩東寧德地區,尚屬全國18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之一。

11

王紹據到下山溪自然村采訪時,親眼看到這觸目驚心的貧窮,就像一根鋼針深深地刺痛著他的內心。于是他寫下一封反映下山溪自然村貧困狀況的信,投稿給了人民日報,沒想到引起了全國轟動。

22

1984年9月,也就是王紹據寫信的那年,黨中央、國務院下發了《關于幫助貧困地區盡快改變面貌的通知》,由此拉開了中國大規模扶貧工作的序幕。

隨后,一場跨世紀的“挪窮窩”“拔窮根”的脫貧行動,在八閩大地全面展開。被命名為“中國扶貧第一村”的赤溪村,改寫了扶貧開發的歷史。至2014年底,福建累計完成6000多個自然村、超過100萬農村人口搬遷。

33

從1984年給人民日報寄出這封信到如今,36年間王紹據的生活發生了改變。放眼全中國,14.8萬個鄉村也在發生改變。

那一刻

“精準扶貧”從十八洞苗家山寨飛出

湘西的山路蜿蜒曲折,驚險與秀美之間,隱匿著大大小小的苗族村寨,十八洞村便是其中之一。全村989人,人均耕地0.83畝,2013年人均純收入僅1668元,是花垣縣比較典型的貧困村。

村民渴望改變,但環顧四周的崇山峻嶺,連出村趕集都要走上兩個多小時的山路。

改變,談何容易。

2013年11月3日,這個深藏在大山深處的苗家山寨,成為中國減貧史上一張標志性的名片。

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村里考察,首次提出“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方針。明確要求“不栽盆景,不搭風景”“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沒有變化”,不僅要自身實現脫貧,還要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脫貧經驗。

44

脫貧按下快進鍵。2017年2月,十八洞村136戶533名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全村人均純收入由2013年的1668元增加到2018年的12128元。十八洞村也從湘西的極度貧困村一躍成為中國美麗休閑鄉村。

這個當年娶不上親、走不出山的苗族村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苗寨里回蕩的山歌,正飄向遠方。

 

“很快,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

外人看來新奇而充滿民族特色的吊腳樓,是楊那牛面已經住了20多年的家。

和很多貧困村一樣,貴州省丹寨縣排莫村的男人大多出去打工,女人留在家里。然而從2016年開始,電商改變了這些留守婦女們的生活。隨著村中蠟染銷路的打開,婦女們逐漸成為排莫村脫貧攻堅的主力軍。

這星期,楊那牛面制作了50余塊蠟染,一共可以收入300多元。有了手藝、有了平臺、有了資質、有了包銷,楊那牛面每月的收入馬上就要超過在外打工的丈夫了。

55

她說,蠟染生意再好一點,孩子再大一些,就讓丈夫回來做點事情,這樣很快,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稻城亞丁的忠雍正在擴建自家的酒店,他自豪地介紹,酒店幾乎從來就不缺生意。

大自然賦予了稻城縣日瓦鄉絕美風景,吸引五湖四海的游客紛至沓來,成為了當地藏民脫貧的最佳途徑。從2007年旅游開發,到2018年沖刺國家5A級景區建設,十年間旅游帶動了當地致富,提高了藏族同胞的生活水平。目前,全國范圍內,旅游扶貧已經涵蓋2.26萬個貧困村,占全部貧困村的17%。 

66

牧民朱馬胡列生活在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木壘哈薩克自治縣,放牧是他的日常工作。這一天,他將朋友們聚到一起,彈起冬不拉,唱起了歌,等待一個值得慶祝的時刻。

朱馬胡列已經和一家生物醫藥企業簽訂協議,在自家土地上種植免費發放的甘草苗,三年后,企業將對他種植的甘草進行收購。生命力頑強的甘草不僅能給朱馬胡列帶來更好的日子,還是防止沙漠化、改造沙漠的綠色武器。

(來源:人民日報微信)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封顶多少